用户名:  密码: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个人中心 | 我要投稿
您当前的位置:学科教研>小学/教研员工作室>小学品德与生活/社会于会敏工作室

统编小学《道德与法治》教材的十个教学要点(二)

日期:2018-3-27      来源:      作者:教材编写组     
    6.以学习活动为核心设计课文

教材是编给教师的,更是编给学生的。教材既要有利于教师的教,更要着眼于学生的学。首先,作为学材的教材,体现、引导的是学生对诸多话题的学习、探究过程。学生对各种话题的探究,需要其自身经验的参与,那么教材首先要做的就是对学生经验的唤醒、运用、整理、交流、提升。其次,作为学材的教材,呈现的是对学习方法的引导。学生对有感觉的话题有探究的热情,但他们毕竟是处在成长过程中的人,对问题的探究有一个学习的过程,这时方法的引导就显得特别重要,作为学材的教材要在这方面下足功夫。再次,作为学材的教材,体现的是学生自主探索的过程,其中有感情的投入,有尝试的方向与过程,有认知的提升,有体悟的表达与交流。

为了服务于学生的学,我们围绕学生的学习活动进行教材和课文设计。首先,单元是学生学习活动指向的问题域;其次,正文是学习活动的有机构成,起到引入学习情景(将学生引入一个特定的学习情景之中)、导入活动(通过正文导入一个学习探索活动)、活动之间的连接、过渡与转换(通过正文总结一个活动,然后过渡、转换到下一个活动)、观点的自然生成、思想的总结提升等作用。再次,不同类型的栏目就是学习活动本身。例如,三年级教材有活动园”“交流园”“阅读角”“故事屋”“美文欣赏等不同栏目,对应的分别是课内课外的合作活动、指向自我的反思活动;经验、观点、思想的分享、交流、碰撞活动;阅读、拓展活动等。

围绕学习活动设计课文是德育教材编写的一个重大突破。这样的设计,实现了教与学关系的合理重构,为学生自身经验的融入和学习过程中整体生命的投入奠定了基础。

7.循情据理又有实践品性

教材的整体设计,是从学生的生活经验出发的。这个经验,是一个综合性概念,有内在的心情感受,有理性的思考,也有身体活动的感知。但这个整体性,在自发经验的层面上往往是模糊的,不明晰的、片段化的。教材与基于教材的教学过程,就是要帮助学生将这样一个模糊的存在状况明晰化、自觉意识化。

我们在教材设计中引导学生去回顾经历一件事的内心感受,这是将他们的情感体验照亮,并引导他们去发现这种情感的意义,通过反思性引导使学习者将自发性的情感体验导入具有一定理性的自觉意识层面。比如,当妈妈生病时,儿童内心感受到着急、不安,教材引导学生理解,这就是对妈妈的爱和关心;而在我们自己生病时,妈妈也是同样在着急、不安,这就是家人血脉相连的亲情。通过教材的教学照亮学生对生活经验的感受,接下来,我们再引导学生通过行动去选择(自主、理性地)表达自己的这种感情,如通过写信、做一个手工,或者其他方式,将这种情感凝结在行动中,逐步实现情、理、行的统一。

8.追求文化与革命传统教育的有效性

优秀传统文化是有生命力的,教育需要做的就是将这些优秀传统文化挖掘出来,通过从自在到自觉的过程,提高认识的程度和学习的效率。比如,教材通过介绍民歌民谣、传统节日、传统风俗来学习传统美德、民族精神。民歌民谣、传统节日、传统风俗就在生活中,离生活很近,离儿童很近,但却是优秀传统文化的载体。再比如,重视家庭的优良传统已经化在我们的语言和文学作品中,教材通过语言文字中的’”这一活动,一下子就打通了儿童走向优秀传统文化的路径。

为了提高爱国教育的有效性,教材依据爱国情感发生、发育、成长的基本规律进行编排。在低年段,儿童还没有形成国家概念,这时的爱国情感激发是从具体活动入手,通过升国旗、唱国歌来展开;中年段则通过社会进步、交通通信等具体领域的成就来进行;到了高年段则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整体上所取得的巨大成就来激发,层层递进,自然生成,达到水到渠成的效果。

教材选取了近现代中国历史上的重要人物和史实,进行革命传统教育。教材中革命传统教育同样采取的是生活事件的方式,即还原历史情景,走进革命领袖和先烈的生活世界,感受革命前辈和先烈作为个人的丰富情感和坚定信念。这样的教育便是真实的、动人的、有效的。

9.法治教育的探索与创新

第一,应该明确,义务教育阶段所进行的法治教育,是为了提高公民,尤其是提高青少年的法治素养,不是为了培养法律专业的专门人才。法治教育作为德育课程的一个有机构成,与思想、道德教育融合为一体。

第二,前法律教育与法治教育相结合。在儿童尚不能理解法律概念之前,法治教育依然可以有所作为,那就是前法律教育。规则规范教育、基本文明素养的培养、基础性的道德教育,都可以算是前法律教育。之所以称这些教育为前法律教育,在于这些教育发生在儿童能够理解法律范畴之前,本身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法律教育;但这些教育有法律教育意义,能够为后续进行的严格意义上的法治教育奠定基础。

第三,分散与集中相结合。法律只是儿童生活的一个主题,这就决定了在多数情况下,法律教育要以分散的形式进行,即儿童生活涉及法律问题了,就可以进行相应的法律教育。在儿童生活的特定时段,法律也会成为最为突出的主题,这时候就可以集中安排相应的法律教育内容,使分散的学习系统化,提升法律学习的系统性。比如,在小学高年段,儿童权利意识逐步觉醒,教材就可以相应地安排公民权利与义务等相关内容的法治教育。

第四,法治教育方式的探索。教材探索了案例教学等新的教学方式。教材突出案例的作用,让学生直接面对法律事实,然后带着问题去学习法律知识,再用法律知识来解决问题。案例也是人生叙事,本身具有震撼心灵的教育意义,能够很好地将法治教育与其他教育结合起来。

10.教学是对学习活动的指导

作为教材编写者,我们给任课教师的建议是:第一,充分认识德育课的意义,把品德教学当成与语文、数学一样重要的专业去投入;第二,致力于如何基于学生道德与社会性发展需要设计、组织学习活动;第三,思考教材中已经设计好的学习活动如何校本化”“班本化;第四,重新摆正自己的位置,即由讲授者、说教者转向学习活动的设计者、组织者、参与者、指导者、辅助者。

教材只能以普遍情况为基础来设计,不能兼顾到各地区、各学校、各班级的具体情况。我们在活动设计时,为使用教材的儿童进入活动留有入口,但如果一个活动本身就是使用教材的儿童所无法参与的,那预留的入口也就失去了意义。即使是以活动为核心的教材,如果教师的教只是照搬教材中的活动,依然与教材设计的初衷、与道德教育的基本要求格格不入。因此,学习活动能否校本化”“班本化是德育课教学是否有效的根本。

教材的校本化”“班本化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第一,教材中的学习活动是方向性的引导,甚至是可以参考的蓝本。因此吃透教材,理解每一课、每一个环节设计的意图,理解教材所预设的方向、所倡导的理念、所设定的教育思路,是教材校本化”“班本化的基础。第二,学习活动的改造或创新设计一定要从了解本校、本班学生的实际思想道德状况开始。只有掌握了学生的思想道德实际,才能判断教材哪些环节是适合的,哪些环节是需要改造的。第三,可以将教材中的学习活动设计作为一个参照、一个范例,用来引发对本校、本班实际问题的思考、讨论、探索,以这种方式实现教材的校本化”“班本化。第四,也可以对教材中的学习活动进行改造,甚至是重新设计,更可以补充教材中所没有的活动。